<<返回上一页

从马英九案看院际调解权 学者:「告朔饩羊」

发布时间:2019-01-24 10:04:04来源:未知点击:

在前总统马英九所涉及的泄密等案中,最常被讨论的无非是总统有无「院际调解权」法界看法分歧如一审法官认为宪法第44条规定得很「简洁」,也「没特别规定解决方式」,从宽认定,但在本案中提出法律意见书的台大国发所教授刘静怡、法学院教授林明昕则认为条文如「告朔饩羊」,不宜扩张适用 「告朔饩羊」出自论语八佾篇,原指鲁国自文公起不就到祖庙告祭,只杀一只羊应付一下后比喻照例应付,敷衍了事 宪法第44条明定「总统对于院与院间之争执,除本宪法有规定者外,得召集有关各院院长会商解决之」,被称为「权限争议处理权」,短短3句话,却有不同解读像是一审时,法官就认为总统应「尽忠职务,增进人民福利,保卫国家,无负国民付托」,基于国家元首的崇隆高度,马应负起全体国民的期盼而行使专属于总统的权限争议处理权 但刘静怡与林明昕则认为,当时立法院院长被认为可能涉及关说,就个案而言,本质难认定属于「宪法层次」的不同权力部门间产生争议的事,也不是立法与司法产生任何争执如果院际之间任何不当的关说,都能被视为院际争执,那总统的「权限争议处理权」也太大了 司法院释字419号解释理由书提到「元首权又称中立权或调和权,乃19世纪初年一、二法国学者为维持在君主立宪体制之下,君主作为国家元首所保留之少许权力所提倡之学说」,此种意义的中立权或调和权与日后代议民主政治发展实情不符,中立权是否已成为现代国家宪法上的建制,有争议 两教授认为「权限争议处理权」在比较宪法例上相当罕见,学说讨论多否定,宪政实务上也缺乏事例,现行宪法因增修条文大幅改动宪法本文,总统已非纯然中立、超然的元首,在政治上有逐渐「超越行政院院长」的趋势,在宪法和增修条文所赋予的行政权范围内,形成释字第627号解释理由书所指的最高行政首长如此,现制下的总统怎以中立、超然的身分,行使所谓「权限争议处理权」 至于总统对于因职务知悉的刑事个案侦查秘密、通讯监察所得及个人资料,法界多认为负有保密义务总统是宪法机关,固有职权中并无可在刑事个案侦查中「取得」、「处理」或「公开」检察官侦查核心秘密、通讯监察所得数据和个人资料等权力 但马英九今天遭判决有罪,高等法院则认为他面对黄世铭报告的案子,与行政、立法、司法、考试、监察院5院间的职权行使没有关联,马「亦未行使宪法第44条所定院际调解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