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中国经济全局性危机率不大 短痛换长期向好

发布时间:2017-11-12 21:27:17来源:未知点击: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速小幅放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那么,现在我们正面临哪些“拐点性阵痛”未来如何实现长期向好     围绕人们对当前经济运行的疑问,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浙商发展研究院院长王永昌在接受半月谈记者采访时认为,我国经济增长方式正进入一个需要付出代价、必须进行“刮骨疗伤”式调整的“拐点性阵痛期”在这一时期,发生全局性危机的可能性不大,只要稳住底线,挺过短痛,将会换来经济运行的长期向好     爬坡换挡有哪些“拐点性阵痛”     王永昌认为,同过去快速发展时期相比,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正进入爬坡换挡的拐点期,并且面临8大“拐点性阵痛”:     一是经济增长速度趋缓的“阵痛”过去30多年来,我国创造了年均经济增速近10%的奇迹从经济发展客观规律和目前面临的问题来看,尽管我国仍有极大的发展动力和条件,但总体上已开始进入爬坡换挡期     二是经济结构转型的“阵痛”我国经济依靠低成本、高投入、大出口推动发展的粗放型增长方式已难以为继第一、二、三产业结构、能源结构、消费需求结构、劳动力就业结构、城乡结构、收入分配结构、社会阶层结构以及国内外市场结构等均处于迫切需要调整与转型阶段,尤其是大面积的产能过剩、投资过剩,充分反映出我国经济结构亟待大的调整     三是经济收益薄利的阵痛发展“低成本时代”行将结束,在用工、环保、土地、社保、融资、汇率等多重成本挤压下,多数行业投资产出效益递减,引进模仿吸收国际市场的科技、经营、管理、人才的低成本阶段也告一段落目前,我国实体经济低迷、企业投资和经营积极性不高的重要原因就在于日趋下降的利润     四是盘活货币资源的阵痛我国货币供应总量与信贷存量都处于高位,出现“钱荒”被证明是由于资金错配和使用低效率造成的,如果再像以往那样“开闸放水”,经济运行将被货币之水“稀释”中国到了摈弃“依赖货币、信贷保增长”旧模式的时候了,重心应该向控制总量、用好增量、盘活存量、优化金融资源配置转变,而这一转变过程中,必然要经历“阵痛”     五是消化债务风险的阵痛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先后经历1978年的中央财政赤字、1988年后的企业“三角债”、1998年后国企经营的金融机构坏账、2008年后政府债、企业债积累四次债务风险未来将不得不面临偿还政府性债务的高峰期,要消化这些债务以及过去几年大规模、低效率、高负债投资的后遗症,也要付出代价     六是深化改革的阵痛现在和未来的改革开放虽然有红利,但不可能靠过去那样“放开”就能“放出大红利”了,今后的改革将会是深度性、行业性的,对存量利益格局的调整,难免会产生短期的磨合阵痛     七是国际市场挤压加大的阵痛随着我国经济实力增大、人民币和中国资本的国际化步伐加快、发达国家经济的再平衡、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以货币超发和国际金融秩序变革为主要标志的“货币战争”的持续“发酵”等,不但使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和低价产品的“红利”日趋弱化,而且将使未来发展的国际环境面临更多的新挑战,受国际市场挤压更为明显,国际竞争压力会更大     八是加大宏观调控力度带来的阵痛基于上述国内外发展环境,未来若干年内,我国经济在保持7%左右增速的前提下,为使中国经济更科学健康、协调有效发展,国家将会相对密集、相对系统、相对有力地出台较多改革开放、宏观调控的政策举措这些举措的出台和实施,必然要对不少市场主体和企业产生这样那样的阵痛     经济运行会发生全局性危机吗     “虽然我国上半年经济发展小幅放缓,但经济运行基本面依然向好,且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王永昌说,个别系统、个别区域、个别时段的局部危机或风险是存在的,但发生大面积、大范围的危机概率不大,理由有三:     一是发展空间巨大我国经济总体上仍处于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资本化的较快增长发展期,尽管原有的模式不可持续,但仍可以在相当长时期内处于次高或中速平稳增长期从发展时序上看,我国经济离成熟的后工业化社会还较远;从发展空间上看,东、中、西部的梯次发展才刚刚开始     二是拥有较强抗风险能力制度上,社会经济核心资源、主导资源为政府掌控,执政党长期实行科学发展的战略、市场化进程中抗风险免疫力的提升,使得我国完全有能力防控并遏制危机的爆发;经济上,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国积累了3.4万亿美元外汇,加上尚未完全放开资本项下可自由兑换,国际流动资本影响有限,具有相当强抵御风险的能力     三是我国经济增长波动是有“底线”的我国一直强调底线思维,未来一个时期,经济增长7.5%是相对理想的,7%是可以容忍的     怎样理解“长期向好”     王永昌说,当前经济运行出现小幅波动,出现“拐点性阵痛”是正常的,不应过分疑虑在稳住底线的前提下,要沉住气,才能换来长期的向好发展     王永昌认为,有些人之所以对经济运行低于7.8%的增速过度解读,主要是因为人们曾一度认为我国经济去年末已探底特别是去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速7.9%,已经高于第二季度的7.6%和第三季度的7.4%,各界都预测今年以来增速总体上应该保持这种回升态势,至少不会低于去年增速     然而,从今年上半年来看,去年四季度的回升态势刚刚探头就跌了回去,年初发电量、工业增加值、消费增速、外贸出口等具体数据上都明显放缓,采购经理人指数连月下降,财政收入也大幅下降同时,上半年我国货币增速、信贷规模还在扩张中,信贷存量处于高位,货币供应仍处于宽松状态在这种背景的对比下,不能不引起国内外各界对我国经济现状及未来走势的极大关注     “我认为,对今年以来经济增速小幅放缓的解读,可以理解为,我国经济正开始步入减少对刺激政策的依赖,转而通过更大力度的结构调整来注入未来的增长动力阶段”王永昌说     王永昌说,我国经济增长进入一个历史拐点,正在跨越一道很大的坎短期阵痛意味着要在未来或若干年内牺牲一些速度,以调理好“筋骨”这个阵痛不会太短,但也不应过长不宜采取“急风暴雨”“强心针”式的“休克疗法”,也应避免不痛不痒地“用药”,只有“壮士断腕”“刮骨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