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农民讲述自锯患病右腿:仅用水果刀和钢锯

发布时间:2017-11-15 18:16:36来源:未知点击:

  一根钢锯、一把小刀、一个缠着毛巾的痒痒挠,保定清苑县农民郑艳良用这三种工具将自己患病的右腿锯下他为何锯腿,有哪些苦楚,现在境况如何,带着这样的疑问,“中国网事”记者11日赶赴郑艳良家中进行了探访     “锯腿那天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2012年1月的一天,郑艳良感到臀部和大腿疼痛,并很快发展到难以走路在村卫生室简单治疗后,到保定市、北京市多家医院进行诊治,被确诊为双下肢动脉血栓,属于疑难病症     郑艳良妻子沈忠红说:“有的医院说没法治疗,不接收我们住院,有医院说要一次交付30万元押金,后续治疗费用得上百万元,我们没这个经济条件医生告诉我,他顶多活三个月从医院回来后,我们就进行保守治疗,他的腿逐渐出现大面积溃烂,2012年,农历二月初十开始流脓,三月二十一发现有蛆往外爬,他几次说过要把腿锯掉我始终不同意,中间我们还吵过架”     沈忠红说起那天锯腿的情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辈子都忘不了,2012年农历三月二十四,他又说要把腿锯下来,我跟他嚷了起来,气得我说你愿意锯就锯吧,就赌气跑到了西厢房谁知道,二十分钟后,他叫我过去,说你收拾一下吧我一看,傻眼了,差点晕过去要知道他真这么锯,我不会让他自己呆着”     郑艳良说,自己拿了把水果刀、一根钢锯,把毛巾缠在痒痒挠上咬在嘴里,动手把右腿锯下来10月11日下午,记者在他家看到,锯腿用的三样工具放在他坐着的轮椅上,他把缠着毛巾的痒痒挠咬在嘴里,给记者比划了一下     他说:“患病后整日疼痛难忍因溃烂处生蛆,每天起床,被子里有蛆,看着恶心,就想动手锯掉下肢血液不流通,锯腿时流血不多,肌肉腐烂割时并无知觉,锯到骨头时,疼痛难忍,咬着缠着毛巾的痒痒挠”     “隔一个小时打一次止疼针”     医院检查回来,他们选择了吃药、打针进行保守治疗因为疼痛难忍,郑艳良需要注射止疼针起初,村里医生来给打针,后来怕麻烦,沈忠红自己给丈夫注射     她说,自己没学过打针,但是为了给丈夫治病,摸索着学习注射别人一天打一次就管用的止疼针,丈夫发展到一天需要三针,再后来,每隔一小时就需要打一次止疼针     沈忠红说,丈夫疼得厉害的时候意识模糊,喊叫得周围邻居都无法入睡,他白天晚上只能倚坐着,无法平躺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郑艳良疼痛厉害的时候,在街上都能听到他喊叫,听着替他心疼     记者见到郑艳良时,他精神状态良好他说,自己平时身体健康,就连感冒发烧都很少,在砖窑上班打工,收入不足千元家里四亩地,多半也是自己打理,说起得这样的“怪病”连连摇头郑艳良父母健在,女儿在外打工,妻子沈忠红患高血压、糖尿病,现在家里的活由她打理     记者采访过程中,郑艳良不断接到爱心人士打来捐款捐物的电话沈忠红说,郑艳良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但由于没有住院治疗,产生的费用不能报销     保定市卫生局副局长、市第二医院院长葛长青在察看了他的病情后说,得病原因还很难断定,需要到医院做全面检查后制定医治方案,并告知其不必担心治疗费用问题10月11日下午,郑艳良被转送至保定市第二医院进行观察和治疗     “到明天(10月12日),生病整两年了”     采访过程中,沈忠红的手机响起,她设定的铃声是网络流行歌曲《老公让我给你捶捶背》说起手机铃声的事,记者第一次见到她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是我专门找人下载的我最喜欢两首歌曲,一首是《老公让我给你捶捶背》,一首是《老婆最大》”她兴奋地说     “医生当初断定能活三个月,这不到现在都超过三个月了吗从医院检查回来,我就经常给他打气,你要陪着我好好活,使劲地活人家吃好的,咱们吃次的也能过”     “2011年10月4日,他得了阑尾炎,那天是农历九月初八”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沈忠红说,“明天又是农历九月初八啊,整整两年了啊!最难熬的是2012年,夏收、秋收的时候,看着地里的粮食收割不了,亲戚朋友借给了我一些钱,叫了机器才收割了2012年10月享受每月91元的最高额低保补助,今年涨到了129元县里冬天还给送煤,家里电费也免了今年5月,县民政局还给了5000元救助最难熬的都过来了,现在又有这么多人帮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