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推行多项新政 故宫博物院将变身考级院?

发布时间:2017-03-09 16:37:42来源:未知点击:

  在台北参加“乾隆特展”的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日前接受媒体专访时透露将开门办学,与北京东城区政府合作,建“故宫学院”最大限度地发挥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功能除内部各项培训,面向业界和社会教学据透露,故宫出版社已申请到国家社会艺术水平等级考试书画类的资格,建立面向全国书画学习者的技能培训与测评系统,中国的书法和绘画也将像英语、弹钢琴一样设置不同的级别,有关考级的相关培训也有望在故宫学院举办     “故宫博物院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所在,也是全人类的珍贵文化遗产如今,(它)既是收藏明清皇室珍宝的巨大宝库,也是记载明清宫廷历史的鲜活档案……故宫博物院的生命线,就依附在紫禁城宫殿中,顺着它的文化脉络生长、延伸……”故宫博物院在其官方网站上这样描述自己1925年10月10日,建立在明、清两代皇宫及收藏基础上的综合性博物馆的北京馆,堪称中国最大的古代文化艺术博物馆在国人心中的位置,自然举足轻重今年“十一”再创单日客流17.5万的年度纪录,仅仅是一个表征事实上,其一举一动都在高度关注中     2011年5月始,故宫深陷失窃门、错字门、会所门、哥窑门、瞒报门、屏风门、拍卖门、封口门、古籍门、逃税门“十重门”,遭受广泛诟病,公共舆论给予集体性抨击以至于让国人怀疑,故宫博物院是否胜任让“它的文化脉络生长、延伸”的神圣职守并由此反思到该院的机制性弊端比如,在有编制的一千四五百名故宫人里,大致是老职工、内部子弟和社会招聘大学生“三足鼎立”如此不鼓励进取和创新的人事制度,就是最大的发展隐患(《人民日报》2011年8月17日)由于缺乏相对独立的监督机构,也使其每次应对舆论监督时的“自查自纠”成了“故宫独角戏”“内无忧、外无患”的体制,同样是重塑公信的大敌     在“十重门”的多事之秋,故宫新掌门人单霁翔曾踌躇满志,推行多项新政,意在力挽狂澜此番“开门办学”,包括招揽考级业务,无疑是某种延续然而,如此新政颇有些跑偏或者说不务正业的嫌疑老实说,故宫博物院当下要做的工作很多很多时至今日,一套堪称完整的藏品名录,依然没有面世,甚至“故宫内的文物估计是清理多少年都清理不完的,编制藏品名录注定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因此,故宫的当务之急,其实依旧是做好文物整理的基础性工作,并公开馆藏展出在此基础上,花大气力做好故宫文化产品研发和出版,使更多的国民将“故宫文化带回家”,以提升文化传播功能显然,亟待优胜劣汰充满活力的人事机制以及独立公正的外部监督作为智力支持,自然也任重道远如此“重任”之下,却节外生枝,把全国书法和绘画技能测评考级揽在自己权力之下,力有所不逮不说,可怕的是作为非营利性的公益机构,从此可能变成了唯利是图的经济动物更何况,中国书法和绘画的级,